星盘总论星盘宫位星盘相位上升星座太阳星座月亮星座水星星座金星星座火星星座土星星座
首页 星盘相位

西方占星术的相位应用以及解析

2006-08-22 10:45:00来源:互联网作者:佚名

内容:
*相位:传统相位以及数律图
-传统相位
-数律图相位
*容许度
*相位时间
*相位组
*相位的性质

  在描绘一张出生图时,不仅要看行星与宫位以及发光体(在占星学上常指太阳和月亮)所落位置,而且也要看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我个人认为,这是最主要的地方。这种关系将告诉你出生图中的动力学(行星之间的运作情况)。

  在占星学中,两颗行星互相产生的交角叫做“相位”。为什么要叫把行星之间的关系叫做ASPECTT,这来自于早期的占星学中的“拟人论”(把人类的形态中属性归属于神,或把人类以外非人格性的事物赋矛人类的属性)。行星被赋矛于生命:他们是“支配者”或者是星座或宫位的“统治者”。留驻在他们所驻守的“房子”(可能这里指的是宫主星)。他们的关系是通过观察的途径来认识彼此。“去看”通常是指:“根据……样子做判断”;在现代英语里,这个单词通常是指某些事物的状况,或是怎样去观察,尤其是怎样从一个特殊的方向去观察它,或者是一些肉眼以外的另一面。因此,aspect这个单词已经有所变化。这显然有一点儿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味道在里边:虽然在牛津英语的占星术里这个单词是最早出现的,或许animacy的设计到行星之上导致了词的呈现意思为“观测”。 (这段话的意思可能指的是为什么aspect不叫做“方面”而叫作“相位”吧)

  在讨论相位上,我首先考虑的是一些形成对宫的相位。然后我才去处理一些相位组所包围的,两个(或者是大量的)更多的行星。(“plants”这个单词在占星术中学中速记为“行星或者发光体”。)

相位:传统相位和数律图

  相位在占星学中很有意义,它是两星之间或星与基本点形成的夹角。我会考虑两种型式的相位。第一种是已经被西方使用了多世纪的“传统型”相位。第二种是大部与之相关的一些新的Harmonics相位。

传统相位:

Conjunction (合相) 0 度
Opposition(冲相) 180 度
Trine (拱相) 120 度
Square (刑相) 90 度
Sextile (六合) 60 度

也有一些“次要”相位:
Semi-square (八分相) 45 度
Sesquiquadrate (补八分相) 135 度
Semi-sextile (十二分相) 30 度
Quincunx (补十二分相,梅花形) 150 度

Johannes Kepler 是第一个做出“主要”(第一张列表)与“次要”相位的人。他也做出了其中的“次要”相位,目前被普遍使用的3个相位:

Quintile(五分相) 72度
Bi-quintile(倍五分相) 144度
Decile (十分相) 36度

  Ptolemy只认可“主要”相位,但并没包括合相位。为什么?在同样位置的两个星体并不能确实地称之为互相“观察”(相位形成这里可能只的是两颗行星并未产星夹角)):所以合相只能被考虑为一个“位置”而已。Ptolemy解除了半六合的夹角以及quincunx作为 “inconjuncts”的说法,它的名字通常叫作“补十二分相位”(但并不是半合相位)。但Jean-Baptiste Morin 后来宣称已经发现了semi-sextile(半六合) 和quincunx(梅花形)这两个相位。

你也许注意到了这些所有的相位代表了完整的黄道带的圆圈中的区域。

Conjunction (合相)1区
Opposition ( 冲相)2区
Trine (三合)3区
Square (刑相)4区
Quintile (五分相)5区
Sextile (半合)6区
Semi-Square/Sesquiquadrate (八分相/补八分相)8区
Decile (十分相)10区
Semi-sextile/Quincunx (十二分相/补十二分相)12区

为什么没有七区的相位?或者是9区、11区、更或者是更高的整数区域呢?而且传统的5区和10为什么会被忽略?而8为什么也被考虑为“次要”部分了?

答案是

依照传统把圆形的黄道带划分成了12个扇区。所有经常使用的传统相位(合相,冲相,刑相,以及六合相位)一个圆圈中的12区,不用计算,是很容易观察到的。相合的行星是同星座的。行星在冲相位的往往是它对面的星座(包含6个星座)。三合相位的行星包含4个星座;刑相位的行星包含3个星座;六合相位的行星包含2个星座。由此可对比出,行星位于圆的1/8部分包含1.5个星座,位于圆的3/8部分是4.5个星座。行星形成五分相时是2.4个星座,并且行星形成倍五分相时包含4.8个星座.行星位于圆的1/7时是1.714个星座并且不可能出现度数不可能为整数.行星在圆圈的1/9处是星座的1.333部分.因此相位通常情况下是容易观察到的.在整个类似车轮的星盘中有12个扇区,每个扇区分别为30度。换句话说,传统相位是一个人工制品的黄道带系统!如果我们把黄道带划分成5个扇区,quintile(五分相)和biquintile(倍五分相)这两个相位就能很容易地显现出来。

最近,占星学家们已经开始放弃设置传统型的相位,而赞成完整集合的“harmonic”(数律图)相位,这是我们将要谈到的另一个话题。

数律图相位

如果我们接受圆圈里的区域是整数的话,那么我们考虑到的相位就会相当地膨胀。那么以上未出现的第7区,还有第9区,第11甚至更高的整数将会出现。(尽管在实践中我们通常坚持使用相关的低整数)

数律图相位的完整集合包括每个有夹角与黄道带的里的每一个区域的联接都为整数。当时我们在圆圈里划分了5个区,我们就能得到quintile(72度) 与biquintile(144度)的相位。它不是“ “triquintile” (216度),因为我们测量了两颗行星之间的距离和方向:如果两颗行星是216度时分开逆时针方向移动,然后它们是144度分开顺时针方向移动(144+216=360)。同样,我们不需要的——“quadraquintile” (288度), 因为此距离等于(288 + 72 = 360)的另外方向,也就是72度(quintile)。

因此,圆圈里的区域的完整集合是:

相位 夹角 分割区
合相 0度 1
冲相 180度 2
三合 120度 3
刑相 90度 4
五分相 72度 5
倍五分相 144度 6
六合 60度 7
Septile 51.43 度 7
Biseptile 102.86 度 7
Triseptile 154.29 度 7
Octile(半刑) 45 度 8
Trioctile(Sesqui-) 135 度 8
Nonile(Novile) 40 度 9
Binonile 80 度 9
Quadranonile 160 度 9
Decile 36 度 10
Tridecile 108 度 10
Undecile 32.7 度 11
Biundecile 65.5 度 11
Triundecile 98.2 度 11
Quadraundecile 130.9 度 11
Quintundecile 163.6 度 11
Dodecile(半六合) 30 度 12
梅花形Quincunx (Quint-dodecile?) 150 度 12

在实际中,我从来没看见过有人使用11系列,但是我怀疑这是因为它要求杂乱的度(非整数)的数量的结果.为什么使用第10和第12系列而不使用第11系列呢?

没有人能够更进一步:一个相位从第十四区开始,我们也许会称它为"semi-septile",第16区称为"semi-octile"; 等等.但是我们会错过了第13区与15区的音律!我们不能让黄道带或者命名习惯肓目地去使用圆圈中潜在的区域.

加强我们的能力去观察黄道带里的杂乱的区域,在那里是我们能做的3件事情.第一是绘画(如果你有正确的软件,或是在一台计算机上绘画)一张图表在行星处于它们在黄道带的正确位置中.要求这是一张关于黄道带的图表,每颗行星从出生到掉落都应该做上标记.(以下的内容是关于数律图相位方面的解释,E文能力有限,所以翻译时省略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直接参看原文)

相位的时间问题(这里谈到的是行星运行快慢的问题,在软件里就可以看到,所以在这时就不翻译了)

相位组
在你确定了自己出星图的行星位置是否正确后,你应该在其图表上寻找一些相位组.无论是在哪个相位中都不可能只有一颗行星.这颗行星变得很有力是因为它是"离开了它自己的设备",另外的行星也无法影响到它,它是无拘无束的,它有自己的头脑.(这里指的是行星空相位)

一组是Stellium(在占星专用词汇上叫"众星云集")我们通常不参考合相,除非当三颗以上的行星云集在一起时.如果众星云集在同一个宫位以及同一星座时,它显示出来的力量是相当伟大的。但是用Stellium推运时(例如,其中的土星被刑),它将是一段时期的坚难阅历,因为Stellium所落的宫位与星座的个性将被影响,而与之相连的几颗星也会片面地被影响到。

一组是T三角,这个相位组是由两颗星体形成180°的角度,并有另一颗星体与这二颗星体呈90°:


       o
       |
       |
       |
o----------------o

这个相位组包含的行星以及所落的区域和宫位将显示出相当大的紧张以及困难。其中产生180度的两颗行星会被与之产生90度的另外一颗行星所解决。因此,这个相位中的行星会不断地产生矛盾,从而使人排干精力。

比以上两组相位组更困难(甚至更稀罕)的相位组是大十字, 有两组行星之间成对相,且两两成刑相90度。

       o
       |
       |
o_______|_______o
       |
       |
       |
       o

这是一个非常动态的相位组,它能产生巨大的能量,除非有比较柔软的相位(例如,三合或者六合相位)与之出现,否则它几乎会生产连续的不坚决的性质。

有一个梅花形的相位被包含在了Yod手指这个相位组中。它有两行星成六分相且有另一行星与此二行星皆成补十二分相。

             o   \
           /     |
         /       |
o_______/         | 60 度(角度可能小于这个图象)
        \        |
          \      |
            \    /
             o

这个相位组也叫上帝的手指,或是命运的手指。这个相位组趋于创造出摇摆不定的思想在它的焦点行星以及宫位。

另一个相位组叫做大三角,它是三颗行星相互形成三合相位。

              o
            /   \
          /       \
        /           \
      /               \
    o___________________o

有这个相位组的人(并且在图表中没有困难相位组出现)很容易让事情成功。他们是“幸运”的。这个相位组相当良好,如果加上一些好运气的话,它可以使人在某些方面很轻易地就获得成功。除非在星盘中有一些紧张相位(如刑相和冲相),这些人会过分依赖此相位而浪费了自己的天赋,从而变成“无用之人”。

比大三角更罕见并且更有力的一个相位组是Kite(风筝)。这个组合是由一颗行星与形成大三角的其中一颗星成对相,并且和其他十颗行星成六合。

            o
         .  |  .
       .    |    .
     .      |      .
   .        |        .
 .          |          .
o____________|____________o
   .        |        .
       .    |    .
            o

形成对相的两颗行星为大三角提供了一个极大的潜力能让大三角明白其优势在哪儿。通过风筝底部的形成对相并与其它两颗形成六十度相位的行星(也就是风筝的底部)以及它们所在的宫位是最具影响力的。

被称为神秘主义的长方形或音律长方形的一个相位组被六合以及三合相位所包含,其中两组分别形成对相。

o                             o  \
    .                   .        |
         .         .             |
              .                  | 60 度
         .         .             |
    .                   .        |
o                             o  /

这个构造趋于把对冲的行星通过三合以及六合的相位带入和谐与互融合的情况。这个相位组能有利于精神上的发展。

这些相位组很长时间已经被认可。但是根据相位的新音律途径,我们确实能从上面看见局部的或者完全的音律位形。群星云集是第一个音律(或者基频)位形。大三角是星盘中的一个分度,包含了三个扇区。大十字是星盘中的一个分度,包含了四个扇区。T三角是不完全的大十字,是第四音律位形的一个部份。还有风筝是第六音律位形的一个部份:它有两个六合以及两个三合相位;完整的位形是有六个六合以及两个三合相位,并且看起来象是一颗六芒星(或者说是大卫星/所罗门之印:两个交叉的三大角)或者六边形。神秘主义的长方形是另外一相第六音律位形。上帝的手指是第十二音律位形(虽然它自己伴随着特殊的动态在里面)。

由于使用音律分析法,我们能发明一些新的全球范围的相位。这些还没有名字,但是我们能用几何学的命名习惯为其命名。一个可能的相位组是一个冲相位及两个stellia构成第二音律位形。另一个可能的相位组是一个五角星形或者五边形(大四分相):五颗行星彼此分布在第五音律相位。一个"septagon" 或者大七分相将彼此分布在第七音律相位。我们也可能有八角形或者octagram以及Grand Octile (两个交错的大十字)。或者大九分相(9条边的图形)。或者大十分相(10条边)。如果我们包含十颗行星以外的部份,例如上升及中天,然后我们就可能得到11条边或者12条边的图形。在惯例中,任何一个完整的音律位形(也许除了大三角)将是罕见的。但是一个不完整的相位组也一样强有力。每个不完善的音律位形会有一个自己的动态。

*相位的性质

至于各种各样的相位的定性,占星家们的意见均不一致。总的来说,刑相位和对冲相位是困难的相位,六合及三合相位是和谐相位,合相位以及梅花形相位在性质上认为是中性的而且依赖于所包含它们的行星。而半六合相位也被一部分考虑在内,因为它是六合相位的1/2,但是它也被认为是困难的或者中性的相位。

困难/合谐/中性(或坏的/好的/随遇的)的三分法不是很适用。这是在最近几年里过份简单化的态度去理解音律相位的唯一途径。

我正在尝试着根据行星性质以及音律相位的性质结合quabbalistic命理学的特点做一次试验。守护星与星座之间有着磁性,元素,和方式,所以我能从星行与其守护星的伴随状况推断出相位的性质。其信息如下:

音律图
相位 编号 行星 星座 磁性 元素 四象
合相 1 太阳 狮子座 阳性 火 固定
冲相 2 月亮 巨蟹座 阴性 水 本位
拱相 3 木星 射手座 阳性 火 变动
刑相 4 天王星 水瓶座 阳性 风 固定
Quintile series 5 水星 双子座 阳性 风 变动
六合 6 金星 天秤座 阳性 风 本位
Septile series 7 海王星 双鱼座 阴性 水 变动
Octile series 8 土星 摩羯座 阴性 土 本位
Nonile series 9 火星 白羊座 阳性 火 本位
Decile series 10 冥王星 天蝎座 阴性 水 固定
Undecile series 11 处女座 阴性 土 变动
Dodecile series 12 (Pan) 金牛座 阴性 土 固定

(最后三个是根据实验得出的,因为根据当前的惯例,它的数目支持不太明确。)

可以从这些对应里推导出音律分析法的解释。在说明这些意思以前,我指定了一些相位在以下的这些音律分析法中。在这些说明里,行星A参照一对行星在本位守护星或者阳性(火象,风象)星座里,以及在一些本位宫(1,4,7或10)里:如果所有的行星都适合这些描述,行星A与行星B就存在着关系。随后我的描述被各种各样的作者引述,它一些时候被证实或者与我的解释有所抵触。我有时候也成为一个例子命盘被公开的描绘。

1音律(合相):行星A突显了行星B。它所统治的星座以及宫位里附有行星A和B的性质。A和B具有统一的主动力。它们失去了它们各自的特性并且被溶合成了一个。它们失去了各自所在的星座,就像情侣紧密地拥抱在一起。

关于合相,罗伯特·汉德 说:“它的困难在于如果某人的星盘中有这个相位,它的影响效果会是清楚的。通常合相的个人颜色是完全的,以至于这个相位很难得到一个透视的看法。虽然合相的影响力也许并不被自己所表露,它们显然就是彼此。合相有一个动态的性质。它比一些消极的状态多一些主动力:那是因为,它的效果通常由一些事件或者某人的生活改变组成。这些不是物理世界的必然结果;它们也许是心理上的。”

Sue Tompkins 说:“合相里的行星总是联合的。它们的能量是被溶合的,而且总是彼此混合在一起行动……当(合相是)精确的时候,它真的很像两个铃同时撞击:很难区分其中的铃声来自于哪一方。同样的方法,产生合相的行星相互存在着一个“视觉”。事实上,如果两颗行星有一个精确的合相位,它们常常无法分离出自己的个性。区别也许是在观测时一个人总是出现了两种能量,几乎似乎是一颗新的行星被形成。因此,行星产生合相有一个困难是客观地把它们分离出来……它是有趣的记忆,当新月产生时,太阳与月亮正产生合相,事实上不能看到月亮,从而这个现象给了我们一个线索到这个合相质量的“肓点”。某人的星盘由合相所统治……有非常自动并且自我激发的倾向。他们没有从自身以外的外部自我限定或者很少有自卑的倾向。再者,它就好象是没有镜子的帮助它们也能看到自己。显然地,这是一个困难的任务当我们趋于通过自我遇见以及互相影响去定义。设想一位艺术家试着去画一幅从未在镜子中或者照片中的看过他们脸的自画象。我猜想这张画将会非常地不同于平常的艺术家/被画者的肖像而可能画得不是很相像。无论如何,它将是非常主观的画像,而镜子,被画人或者照片给矛了更伟大的客观性。”

2音律(冲相):行星A反射行星B。A和B互相补足。行星A引起行星B在自我天性上的踌躇并且反射到行星A的天性上。行星B增大了行星A的自我意识。

关于这个相位,汉德说:“冲相位的象征意义是非常令人期待的一部分:磁性,矛盾,冲突,等等,但也相互合伙以及协作,象自我意识一样。任何被冲相连接的能量,它们被结合于产生不稳定性以及通过冲突来有所改变。如果一方检验冲突,它被看作是向外已经投射的自己的一个相位和内在地有经验的自己的一个相位之间产生。更详细地说,冲相位象征着外在因素与内在因素的冲突,并且外界因素导致内在能量不能明白内在的自己……它将是清楚的,特别觉得在其他人分裂性的个人情况中,分裂者,实体或者事态正被使用于个人本能,作为面对他自己的一个相位的一面镜子,然后他会有意识地去照做。以因此冲相位表明,可通过对峙,有潜力的去增大意识水平……目标是一种完美的均衡的状态位于两个能量交错的对相之中:它表示相位的合伙与协作。

Tompkins说, “同样我们都听说Jack Sprat 能吃但不胖以及他的妻子能吃但不瘦。和Jack Sprat 以及他妻子一样,冲相位在星盘中需要对立物但是又有所关联。我们经常体验我们内在的冲相位好象Jack与他的妻子一样,缺乏每个相对表面的对立物。或者更好一些的想象是如果我们正站在房子的中间,并且听到前面的门铃与后面的门铃精确地在同一时间响了。我们该先回答哪个铃声?我们不能立刻回应两个铃声。当处理对当关系的部分是发觉并且使用它的两方面,重要的意义是尽管我们不能同时回应前面的门以及后面的门,但如果我们依次回应它,我们就能回应它们俩。否则我们将正离开一个站在未开门的外面的陌生人以及错过一场有价值的遇见。既使那位陌生人是一个与朋友对立的敌人,我们忽略敌人,不仅无法让事情离开,而且更有可能会增强某种程度的猜测。常常地,我们有时候会从冲相位的另一半变得有意识之前而注意到自己的另一半冲相位。有时候,冲相位剩下的的另一半正如那位站在未开的门外面的陌生人。通常我们接受的行星是更多的能遵守我们自己想象力的那一颗。陌生者,正如我们通常否认的那颗形成冲相位的最沉重的一颗行星,在我们的视野里,它是很少被社会所认可的行星……我们可能拒绝一种能量,精神上坚决要求拒绝这颗行星的能量闯入我们的生活,并且我们会否认它的入侵程度。对相也是一种能量,因为我们是和整个世界联系着的,对相显示了我们生命中另一种能量,这种能量一般是我们已经否认和忽视的方面。但是我们一般通过外在的环境只看到对相的反面作用而成为了一个牺牲品,这是因为一种投射作用产生的。其实当我们在外部环境遇到对象能量在我们身上产生作用时,会提供一种让自己更认识自己的机会。我们一次又一次审视自己,直到我们对自己的认知完全透彻。这不是不好或者不公平的,因为如果我们不能认识自己的全面特征,我们是不完整的,只认识自己的一方面我们的能量也只用了一半。

3音律(拱相):A的特性加入到B中,并且扩展了B的表达方式。A促进了B的作用。A和B丰富彼此。

(例如:土星拱水星增加了纪律,耐性,严肃的思考方式和交流方式,扩展能力为有效的思维,谈话以及写作,但也有过于谨慎,悲观且忧郁的特点。)

Hand 在第三音律上说道:“拱相位显示行星的能量之间没有任何抵触与冲突。它们在一起是一个互相均衡的状态。无论何时,拱相位的一方会按照其自然的能量与另一方结合。其作用是相当容易并且毫无困难的——在一方选择以现状的范围进入到某人的生活中去的时候……当拱相象征着一次偶然的被动事件时,事情看起来似乎是处于一种合谐的状态……拱相位的缺陷是它们的不主动。无论何时,这个个体被挑战于去改变或调节环节时,它的能量是缺乏的。旧的模式指示了拱相位是不屈不挠的,既使它们偏转,它们也能很快返回。”

关于拱相,Rael和Rudhyar说。“当自我有建设性地去感应其目的体现以及意义时,一方不仅显示其视觉能力以及悟性(通常使用的关键字是拱相),而且也显示了其*经验观念*。在这个基础上,自己事实上正在去转变外部世界……然而,当自我以精神上的视觉去寻求去遇见外部世界(或它的同伴)的时候,整个宇宙的惯性会阻挡这种转变的想法。”

Isabel Hickey 说,“象木星一样,拱相位投置了一个防护感应。有利于那些与个人有关的无活性以及无成果的一部分。它们是建设性服务的结果,以及另外一生的协调行动。我们获得任何事发生过的好或者不好事物。正如我们再一次回家,任何事物都会返回它的源头。拱相位是我们分配给自己的好的一面。”

4音律(刑相):A使B的表达方式中断。A位于B的对面。A搅乱B,有时会带来突然的改变。A与B不和。刑相位有时想法既象土星又象天王星。我所知道的天王星最强的一个人,Nikola Tesla,在他的命盘中有一个完整的第四音律位形:一个大十字包括了六颗行星以及中天。在他的图表里水瓶座没有单颗行星,并且后来我用我的14度容许度在里面,我能确定他同样不如天王星。(他的出生时间有精确的记录。)那些你所不熟悉的男人,他演绎了天王星,高的,隐循的,离奇的,一位终身学士,并且是一位交变电流与无线电的任真负责的,发明家。(根据州最高法院决定出现特斯拉的专利的之一期待马可尼式的仪器)他有许多神秘以及奇妙的发明,而且"quack" 理论流行于他的追随者行例中。他把高压电伏的电流(两*百万*伏以上),在公众的证明下越过他的身体引发出“闪电”,击射他的手指根,脚趾,鼻子,以及下巴。(我已经看过特斯拉协会的一位成员的证明了。)他制造了一台可以把巨大电流送到空气中的机器。(PS:以下是说明关于Nikola Tesla创造的这台机器的效果,在这里就不做翻译了,有兴趣的朋友可直接参看原文)他的一生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盛衰,从荣誉到灰暗。天王星带来了如些多的突然变化的特征。现在没有任何人的大十字有这种天王星效果!Tesla's的大十字除了水星外杂合了他所有的个人星。(PS:个人星—— 在出生图中的太阳、月亮、上升星座的守护星、太阳所在星座的守护星和月亮所在星座的守护星;有时指太阳 、月亮、水星、金星和火星)对比命盘中拥有大十字相位的Charles Manson ,其大十字也只包含两颗个人星(月亮和水星)以及两颗(非个人的)外部行星(天王星和冥王星)。

关于刑相位,Rael和Rudhyar说,“它[右派思想]表示当一个全面建造操作开始时,需要去清除表面所有的废弃构筑物,协调的生活方式能热心地开始……[或者左派思想]它代表了拱相必然的某个阶段性的具全化思想或预想。”

5音律(五分相系列):A与B交流,A通知B。如果A和B是在星座或守护星座对面相返的极性,然后这两个极性被完整地融合并且放出有创造性的活力(通常是指智力的天性)。

例如:在Carl Jung的命盘里,有一个位于水星和海王星之间的五分相;在日常现实以外的来自于世界的见识以及灵感通传达Jung的思想以及写作,并且他的智力探求明智,集中,灵感的体现;土星与海王星成五分相也是一样,3颗行星标志了第五音律位形不完全的三个顶点;构筑物(土星)在神话,文学,宗教和艺术里,传达给Jung的海王星其洞察力和思想(水星)。第五音律位形的部份常常赠送给一些生产高深知识的人。艾伯特·爱因斯坦有一个三颗星(月亮,木星,以及海王星)结合成三个顶点的五边形。在木星与海王星的中点,他的水星与土星成合相。他也有一个倍五分相位于火星和天王星之间。(爱因斯坦也有一个T三角相位产生天赋:天王星常常与天才联接在一起。当然他也有天王星在第三宫,木星在第九宫。)

关于第五音律,查尔斯·哈维说。“苹果似乎很象数字5,并且能提供一个有用的图象来解释第五音律。从古至今,毕达哥拉斯哲学识别它们本身是延着苹果的直径把它剖成两半。如果你照此做,你将照着这样做,你将发现两个完美的五边形,并且苹果的种子总是成五倍的对称地排例在一起。在希腊神话中上帝的苹果象太阳一样,如果我们不小心得到它,那么我们将会变成动物或无知的人。当自我意识开始主牵自己的命运时5被说成是“男人的数字”。在这里将被回想为最为著名的关于苹果的历史,那就是夏娃把苹果给了亚当。这颗树的果子是善良与邪恶智慧之果。换句话说,这颗树的果子是关于私人选择自由意志的报酬或者拥有自我意识的处罚之果。有意识的观念,私人选择——以及从选择而来的动力——是关于5的一小块儿。这个知识给了我们去创造这个世界的动力。”

Rael和Rudhyar说,“振动五, 思维,有一到两个途径:以某人纯粹的原料,智力或自利的欲望(退化),或者加快某人的有创造性的天赋(前进或向前进化的运动)。”

Seymour-Smith 说,“在命盘中,第五音律显示……装置。人们在命盘中加载了五分相是趋于用一种流利的爆裂方式或发音不和谐的举止进入到世界。”

6音律(六合):A改良B。A和B维持着一个合谐状态。A协助于B。A与B拌演着一对搭挡的角色。人们在命盘里有第六音律的相位往往是美丽和雅致的缩影。Catherine Deneuve的命盘里有两个不完全交叠的第六音律位形,行星占据了每三个最高的顶点,这三个最高点涉及了她的九颗行星;剩余的行星金星六合中天。Grace Kelly 有一个局部的第六音律位形,其中有五颗行星填充在四个顶点与中天里。(她也有一个位于太阳和冥王星之间的六分相。)

Tompkins说,“数字6是经常与金星以及所有与金星有关的一切联系在一起。六合相位是一个令人享受并且快乐的相位。六合相位也与节奏以及舞蹈家和音乐家联接在一起,它似乎更适合金星。当然,60度是行星之间的一个和谐相位,它趋于与对方一起协作。这里的和谐程度与拱相位的毫无质疑的合谐不太一样。合作确实包括一些努力程度。”

7音律(七分相系列)A把B带入到接触和未知里。这个连接的关键是灵感的体验。A混淆B并且消除它的能量。A和B一起显示出其理想的天性。

迈克尔·哈丁谈起第7音律,“当某人被一些完美的图象深深地感动,启发,煽动,吸引,迷惑,或沉迷,其内部的幻想机构可能正在运作,并且映射着一个积极的使用状态。这是圆圈中第七音律中卑鄙与神圣;高理想与黑暗渴望溶合的一部分。作为占星家,我们必须怀着尊敬和谨慎来解释这些星盘,并且要准备认识到所有它包括的丰富内涵:因为在这里我们要真实的反映出人们的梦想。

汉德说,“7系列的相位很难用严格和清晰的术语去准确地表达。部分原因是它们有天王星—海王星的风味。例如,这些相位在Madame lavatsky夫的命盘中是显著的,她是神智学运动的创始人。在诗人的命盘中,这系列的相位也是显著的。如果五分相系列的相位把其性能转化成创造性的灵感,进入到最基本的最后产物,七分相系列则是给予自己创造性的灵感。这里也有一些危险。我曾看过7系列相位不仅有创造性的灵感的困难,也显示了心理和感情上的困难。似乎这些相位使一个人脱离了日常领域而进入到了一个扩张了可能性和真理的领域。这些相位过量地出现显示出一个人会缺乏和我们所熟知的大部分自然领域的联系。这是危险的,或者在有创造性的灵感方面至少是困难的。”

8音律(octile系列):A限制B。A与B的结合显示了生命中因果报应的倾向。这个组合描述了从属关系。A与B彼此通过勤勉的智慧或者邪恶之路来互相依存。A与B的构造是很难从其中中断分离出来。A与B的连接提供了一个自我约束,耐性以及毅力的来源。

关于第8音律,查尔斯·哈维说,“这里意味着我们能有目的并且高效律的追求;富有成效的努力;内在的技能以及行为模式;“货物”交付;显然的命运。”

Tompkins说,“根据查尔斯·哈维的理论,semi-squares 和 sesqui-quadrates ‘稳固的具体的结果能被非常有效的生产出来。’我自己怀疑这是因为这些相位没有刑相位的不确定性和踌躇的性质。因为它们是有目的的,好象任何事都无法使这个相位分离。在这个世界上,这些相位的表现是明白摆着的事实。换句话产,这些相位是*猛然扔下的偶然事件*。刑相位亦是如此,然而刑相位的能量在一段时间内会变得封闭,因为在分歧中,两个能量会产生困难和不定性。[在octile系列相位里]趋于*强迫*分离一些种类。(注意,在我的设计图里,8音律是基本相位,而4音律是固定相位。)

第8音律相位在生活中常带来一些艰难和麻烦,尽管在同艰难斗争,但许多困难是可以完成的。伊丽莎白·泰勒有一个Grand Octile在5个顶点,包含七颗行星(4颗个人星)。当她的生活显得迷人时,她也经历了一些困难(包括她早期失去的第一位丈夫以及随后企图替代他位置的同个无用的尝试)

许多第8音律相位也趋于制造严肃的天性。Ed Sullivan 有一个局部的第8音律位形,其中5个顶点被行星所占据。斯大林有4颗行星在局部的第8音律位形的顶点(加上一个太阳在摩羯座,并且土星刑太阳是第8音律位形的一部分)。他不仅严肃,而且强制。

9音律(nonile系列):A增强B。A激发B去发挥其主动力。A和B的联合朝着一个直接的方向去创造独特的任务。这个组合提供一个关键去自我实现。

Seymour-Smith 说,“[第9音律显示]有关一切自然完成的天性。”

nonile的关系曲线于某人独特的任务是能被看见的。弗罗尹德的月亮和冥王星之间就有一个准确的40度。弗罗尹德能显示出他与母亲之间的情感关系,他的母亲给予充足的养育(月亮)并且本能的驱动与推动(冥王星)这份能量。Carl Jung 有一个局部的第9音律位形,其中四个顶点被太阳,月亮,木星和土星所占据。他的开创工作集中于雄性激素和雌性激素的原理(太阳和月亮:女性的男性意向,男性的女性意向)以及普遍的(木星)机构(土星)在想法和创作(神话,梦想,文学,艺术,宗教)上。希特勒的水星与冥王星呈40度,这个相位显示出他独特的使命去应用(或者滥用)观念(水星)去控制并且消灭敌人(第7宫)。理查德·尼克松的使命是成为一位全能并且善于控制的领导人,这个相位反射在他的太阳与冥王星呈160度。罗伯特·布朗宁,浪漫主义诗人,有一个几乎正合的(2度的弧)40度位于水星和金星之间,并且两颗行星均与海王星成160度。他的独特的路线在于描写(水星)关于一个理想化的爱情和情人(海王星)的梦似的美丽爱情诗(金星)。

10音律(decile系列):A授权于B。A强迫B。A转化B。A和B不知不觉地并且无所不在地扮演彼此。A和B提供轨道去更新。

(未完)希特勒是一个例子;如果我们包括凯龙和上升的话,他有九个点,其中有一个被行星(点)占据了7个顶点的第10音律位形。斯大林有5个顶点被一个局部的第10音律位形所占据。此相位能在某时拥有伟大的治愈能力以及自我转变或者转变他人的能力。它们也许拥有一种崔眠他人的能量去动摇民众。

Seymour-Smith 说,“[十分相是]指示的关于人与人之间来自于各种实践能力产生的困难或才能,无论它出于善良或是邪恶。”

11音律(undecile系列):关于这些相位,我还没有一个清楚的解释。一个假设是关于第11音律相位的,A抵抗结合于B。A和B这个组也许表示二元性或多样性存在的区域,以及复杂的行星天性可能指示一个怎么去应付它们的倾向。

Seymour-Smith 说,“在一种明确的方法里第11音律相位清楚地表示过量的倾向。根据威廉姆森的理论,它描述了‘一个人综合多样性与双重性的能力。’这些解解释是可调解的:‘双重约束’的张力情境,它能被外界的——义务情感或责任套住,并且不能完全的随自己或者更多人的意愿——或者是内在的——挣扎于信仰与无信仰之间——就好象一个负荷的铅印。

这里有一些关于11音律相位的例子;如果有谁能看出其中的共同点,请让我知道:希特勒,土星——天王星;克里斯托弗·哥伦布,水星——火星;特斯拉,火星——冥王星,月亮——土星;比特·米迪尔,火星——海王星;斯大林,火星——木星,月亮——冥王星(精确的);爱德·苏利文,水星——冥王星;尼克松,火星——天王星,水星——天王星;莉斯·泰勒,水星——冥王星;查尔斯·曼森,太阳——火星,太阳——海王星;J.P.摩根,月亮——火星;托马斯·爱迪生,金星——火星,水星——冥王星;本杰明·富兰克林,金星——冥王星;格兰西·凯莉,木星——天王星;凯瑟琳·迪妮薇,太阳——木星,月亮——水星;罗伯特·布朗宁,太阳——水星,金星——木星;伊丽莎白·凯布勒-露丝,木星——天王星,金星——冥王星;杰尼斯·卓别林,天王星——冥王星,土星——冥王星;霍华德·休斯,土星——海王星,海王星——火星;杰恩-保罗·赛特,火星——木星;埃尔维斯·普雷斯利,木星——土星;艾米莉·布朗蒂,太阳——冥王星。

12音律(dodecile系列):A抑制B。A稳定B。A延缓B。A和B起到一个官能水平去制造基本效果的作用。A和B起到一个以耐性的,不屈不挠的方式去完成官能感应的作用。

关于30度相位的关联相位在一些人的命盘中可以看到,其中包含了12音律位形的局部相位。例如:J.P.摩根(6至12的顶点被8颗行星所包含)以及尼克松(行星在第六顶点,8颗行星被包含在这个位形中)。这些男人在物质的平面上拥有了强壮的雄心。

关于12音律相位,汉德说,“在过去,观测者仅仅注意到[semi-sextile 和quincunx相位]是60度夹角的一半的基础,因此他们的结论是这两个相位本质上是弱60度。这种结果不能让真相大白。事实上,这种评论是比较武断的……它们代表紧张以及恼人的张力,但通常太琐细并且和日常生活中太过彻底的变化有着密切关系。这里似乎也有一些例外,根据一些调查,quincunx相位与疾病和死亡连接在一起。”[这是因为这些行星相位落在第6宫和第8宫。]

Seymour-Smith 说,semisextile相位曾是高雅暧昧的称谓,它不是‘稍微有益’的。它表示失真,在靠近的容许度上非常的失真,位于两个靠近的物体划复杂的点上……quincunx相位更有利于健康,心理和身体上都比semisextile相位健康,它有点象冲相位,由于它担心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非全部的‘内在‘事件。它显示出一个人要不要为其他人服务,以及这会花去他会花去多少成本;它显示某人怎么样去相信自己的义务,以及面对外界会带有多少情感。

Tompkins说,“quincunx(梅花形相位)最重要的问题是,当一些占星家已经注意到这是个太消极的相位,不管怎样,它在冲突上没有一个可观的有意识的努力。事实上,作为*磨擦*它没有如此多的冲突行为。

星座测算
返回顶部